mi.18luck.vin-这样才能压力不是很大

所以东风小康提前推出了“7年/15万公里的整车质保”也算是为消费者着想了,可谁又想频繁的去享受7年/15万公里不停的质保呢?小结一下:东风小康的商用车转乘用车战略,拓展了一个蓝海市场,满足了广大村镇面包车用户的升级需求,也收获了销量。其新车PPH值为143,在同级别中还是非常具有优势的。一方面是电池技术的进步,一方面是电池产业规模的做大,都在推动电池成本不断下降。据悉,该款概念车的主要定位为城市通勤,采用了一套纯电动的动力系统,此外还配备了自动驾驶功能。
您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师生风采>

【“玉龙杯”立德树人小故事获奖作品】立德树人,做好学生的引路人

发表日期:2018-12-02 发表人:阅读次数: 44

机电工程学院  朱天慧

  2014年的9月,我迎来了一批机电一体化专业的新生。在这群新生中,来自四川的王X引起我的注意,因为在我们学校来自四川省的学生特别少,我担心他不适应学校的环境,不能与同学融洽的相处,所以平时我也经常与他沟通交流。从他的同班同学中得知他是一个性格比较孤僻的孩子,不善与人交往,喜欢一个人独处,家庭经济条件也特别贫苦。作为他的辅导员,我不仅要在学习上给予他帮助,更要在思想上多多留心,让他更快的融入这个集体。

  在我和班级同学以及其室友的共同关怀下,王X在学校表现一直良好,虽然还是不善言辞,为人低调,但是和班级同学尤其是宿舍室友之间关系很好,学习成绩也一直在班级前列。我作为他的辅导员一直也颇感欣慰,可是这种和谐却在他三年级校外顶岗实习期间被打破了。2016年10月中旬的一天早上9点多,我接到了王X的同班同学冯X给我打来的一通电话,电话中冯X向我说了一件有关王X的事。那时的他们已离校在芜湖的一家公司顶岗实习了。他说王X最近心情不好,一直反复地向他说他两天前将手机忘在公司班组的办公室桌上,拿回后发现手机没有信号,王X便怀疑他的手机卡被别人复制并十分担心自己的手机卡会被他人拿去盗取他银行卡内的钱款。当时同住的冯X和他说现在利用手机卡盗取信息这一类的事情很普遍,建议他换一张手机卡,以此避免他所担心的事情发生。但王X并没有及时去更换手机卡。

  当天下午,冯X觉得王X这几天心情不好于是再找他聊天,他又跟冯X提起此事,冯X和他说可以去重新补办一张手机卡并说公司楼下有一家移动营业厅可以办理,这次王X很快的下楼去补办手机卡,但出门片刻后便又回到宿舍,对冯X说:“这里很危险,我要回合肥补办。”冯X劝阻王X说哪里都可以办理,不必回合肥,但王X并没有理会。隔日中午冯X下班时遇见了面带焦躁的王X,他和冯X说,这几天心情不好想出去转转散散心。此后便发现王X当晚彻夜未归,也联系不上他,冯X立刻电话向我报告这一情况。了解到王X的反常表现令我十分担心。作为王X的辅导员,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与王X取得联系。电话接通后,我得知他现正在合肥火车总站附近的一家中国移动营业厅办理手机卡业务,并且察觉到他当时思维不清,言语错乱,有疑似被害妄想的症状出现。我为了稳定他的情绪,便告诉他正好要去市中心办事,可以顺道把学校发的书本和四联单等材料带给他,让他在营业厅等候。然后,立刻向本学院书记汇报该生目前的情况,并及时与他父母取得联系。书记当即决定,让我、赵老师以及学生会主席韩X立刻赶往现场进行处理。紧接着,我院书记、主任对该事件进行了分析研判,迅速制定了初步应急方案,并且向学院分管学生的院长进行了口头汇报,院长立即作出指示,要求务必先找到学生,然后再妥善处理。

  事发当天上午10点多的时候,我和赵老师以及学生会主席韩X经过四处寻找在合肥火车总站附近一家中国移动营业厅内找到王X。我立即上前与他交谈,赵老师和韩X在两侧对王X进行观察,以防他的情绪出现波动,发生意外。在谈话中,王X一直反复说起他认为自己的手机卡被别人复制并十分担心自己会被别人盗取他银行卡内的钱款。我陪同他在移动营业厅内进行相关咨询,经业务员解说后,了解到不是手机卡的问题而是可能手机中了病毒需要刷机。我借此机会说我认识熟悉擅长刷机的人,可带他一同前往,但他并不同意,一直在营业厅门口徘徊。在交谈过程中我得知王X是连夜坐火车从芜湖过来,我根据他乘车时间及面部状态推测他一夜未睡,滴水未进。赵老师立刻为他买来了食物和水。交谈中得知王X还买了当晚回芜湖的火车票,我认为他此刻的精神状态不适合独自一人返回芜湖,极力劝阻,但他执意要独自返回芜湖。我询问他是不是工作的不开心,是不是有人欺负他?他说是,并不停的说有一个人在他的身体里安装了一条线,可以控制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此时,我已确定他的确出现精神方面的问题,便立刻安抚他的情绪,建议他先在附近就餐,然后再决定是否返回公司或学校。稳定住他后,我立刻与赵老师商议,并且迅速向陈书记汇报目前情况。中午一点钟,书记、主任以及院心理健康中心老师火速赶到现场。根据院长指示和学院领导研定的方案,决定将其暂时带往学校附近的商务宾馆进行安置和观察。经反复劝说和耐心安慰,王X同意去宾馆休息。为防止其在途中情绪波动发生意外,心理健康老师和我决定陪伴在他身边,共乘一车。

  在途中,我发现王X情绪开始发生异样波动,有狂躁表现,偶尔自言自语。在抵达宾馆门前停车场下车时,心理健康老师发现王X突然想要逃跑,便及时抓住该生的衣服,王X为逃脱便朝其胸口锤了一拳。见状,我与赵老师和韩X迅速上前将他制止。王X情绪十分激动,声称有人要害他,他的父亲和很多同学都已经被人杀死了等等。此时,他已表现出十分明显的被迫害妄想症状。现场老师已不能控制局面,经再次商议,我们决定报警处理并拨打120急救电话。大约10分钟后警察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在此过程中警察向我询问其身份证号码,我上前回答时王X突然情绪激动,把我的手机从其手中夺走随即扔向马路中间,导致我的手机严重损坏无法使用。随后120救护车赶到现场,当时王X已完全丧失自知力,一直大喊救命,并说有人要将他杀死。经急救中心医生现场诊断认为,王X急需送往市第四人民医院进行治疗。由于王X的父母不在现场,医生需得到其父母的授权同意后方可将他送往该院,我再次与他的父母取得联系,征得他父母同意授权后,我与医生一起随救护车将他送往市第四人民医院。经医生初步检查认为他需要进一步进行血液检测,脑电图检测,心电图检测,以便确定他是否患有精神疾病。因王X在检查期间情绪激动,不予配合身体检查,医生依据院方规定需他的父母再次授权对其进行强制检查。我再次与他的父母取得联系,在医生的解说下,他的父母同意授权医生进行强制检查。我们带着王X在医院进行了各项检查,经医生诊断,排除因身体疾病引起的精神失控,基本可以确定为急性而短暂的精神病性障碍,需留院治疗。在办理住院手续垫付住院费后,我们一行人将王X送至医院病房安置。随后因医院已到下班时间,值班医生向我了解了该生的病情后,认为他需要进行药物治疗,需得到其父母的同意方可用药。我再次与该生父母取得联系并得到授权,同意给该生用药。

  事发两日后的早上6点多王X的父母赶到了合肥,我与韩X一同坐车前往火车站去迎接他的父母。当接到他的父母时,他们说我与印象中长相有所出入,要求我出示我的身份证以确定我的身份。从这一点我觉察出他们对我的极度不信任,存在怀疑是不是学校把孩子弄成这样。在确定身份之后,他们情绪十分激动,从他们的眼中我感受到了他的父母对我们学校的不信任,对我这位辅导员的不信任,为此我很难过。我也身为人母,我懂得父母对子女的这种担心。随后我们一起来到王X所在医院对其进行探视,精神病医院对病人探视有严格规定:每周只有2次探视机会,每次1小时,必须在医生查房结束以及病人身体普查全部结束后方能进入探视。在焦急的等待了1个多个小时后,病区的门打开了,病人们在医生的带领下鱼贯而出排队前往另一栋楼进行身体普查。当队伍最后的王X双手绑着医用束缚带出现在我们眼前时,王X的父母立刻情绪崩溃了,在病房门口哭成一团。此刻,我作为王X的辅导员,首先必须安抚好他的父母,不能因为孩子出了事就倒下。终于等到探视时间,我们在医生的带领下每经过一道门医生就立刻锁门,让我深深的感受到这里与其他医院的完全不同。在进入病区探视室后,医生把所有今天有探视需求的病人带了过来,然后把门锁上,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来到的是监狱而不是病房。终于看到了王X!!王X见到我十分高兴,在父母和我同时在场的情况下第一个给了我拥抱并亲切的叫我:“辅导员,辅导员。”我顿时留下了眼泪,内心感慨万千:在他精神混乱的时候还能记得我并且信任我,说明我在他心目中还是占据了一定的位置,虽然平时班级管理有很多的心酸和不易,但王X的这个拥抱无疑是对我工作的一种肯定。也可能是这一幕打动了他的父母,他们对我渐渐打消了疑虑,逐渐信任起来。

  第二天,主任、赵老师和我带着他的父母去了王X所在上班的公司,希望能在公司为孩子争取点医药费。其公司人事部门的领导接待了我们,交谈中得知其公司为旗下员工设有“爱心基金”项目,每人每月自愿向该项目缴纳30元钱,员工在遇到意外或突发状况时便可以向公司推出申请请求从这一项基金中提款救急,而王X在进入该公司后因为经济困难,一直没有缴纳,所以公司拒绝给予他经济上的救助并且态度很坚决。王X的父母听闻后情绪一度失控,扬言要打砸公司,并且要把孩子从医院接出来带到公司门口不管了,我们一行人极力劝阻。王X的父母拉住我的手说:“朱老师,你知道的我家经济条件特别困难,我真的不知道能从哪筹钱!”我对他们说:“请相信我们老师,我们一定为孩子尽最大的努力争取救助!”此后,主任、赵老师和我与公司领导进行了长达6个小时的协商,最终公司决定3天内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孩子的父母才同意与我们回去等待回复,等到第3天公司依旧没给出答复,我与赵老师又再次找公司领导讨要说法。第4天公司领导来了医院看望了王X,并表示公司对王X生病不负有任何责任,可以从人道主义关怀的角度捐赠2000元钱作为王X的治疗经费,但要求其父母同意签署免责声明,家长不予同意,协商陷入僵局。随后经主任、赵老师和我反复对双方做工作,最终他的父母同意签署免责声明但要求公司为其购买3张合肥飞往重庆的飞机票,但是该公司坚决不同意,这使得协商再度陷入僵局。后经主任、赵老师和我的努力协商,双方各退一步,由公司和我们几个老师私人捐赠解决了机票的费用。

  住院几天后在10月28日晚6点由主任开车与我一起将王X一家三口送到合肥新桥机场附近宾馆住下。临别的晚上我的学生拥抱了我,他说谢谢老师陪我这么多天,我再次泪流满面,我的学生就如同我的孩子一样,我对他说:“回去了一定要听医生的话,好好休养,争取早日康复。”此后,学院还为王X争取了学院的大病补助金,帮助他治病。就这样,王X的病情得到及时的控制,逐渐好转,生活也慢慢的走向了正轨。

  这件事给我的感触十分深刻。作为学院的一名普通辅导员,深深感受到当发生突发事件时来自学院这个坚实的后盾所给予的帮助和支持,让我真真正正体会到了组织的温暖和由心而发的归属感。今后,我会更加努力的做好辅导员的工作,成为学生的指路明灯,一位优秀的引路人!

 


官方微博
mi.18luck.vin-这样才能压力不是很大信息中心制作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5
皖ICP备案第10002531号 招生热线:0551-67316958、67316888 举报投诉电话:0551-67316828
书记信箱:ahsysjxx@sina.com    院长信箱:ahsyyzxx@sina.com    学院办公室(党委办公室)公共信箱:ahsygg@163.com
学院地址:合肥市东门合马路18号 邮编:231603

官方微信